蒾丶糊酱

【魔道乙女向】你与他的第一次见面。(江澄篇

“你”所有都是同一人同一身份

平行世界论,不同路线ㄟ(≧◇≦)ㄏ

小学生辣鸡文笔,人归秀秀,ooc归我,严重,慎戳!

——————————————————————


江澄

现在想想与江澄的第一次见面,你与江澄,好像,是单纯的你对他一见钟情?


作为蓝家蓝三的的女修,与蓝大蓝二的男修兄长,修炼学习甚至生活日常,虽都在云深不自处,但却分别两方,平日因不同地而见不着面,加上云深不自处石壁家规有条,云深不自处禁止惊扰女修,这条规也同时在说,女修也不可随意进入男修之地。


虽然平日见上一面并不难,与父亲叔父说说便可进入男修寻找兄长,或是入初夜,仙门弟子都回门休息大致无人可看见一女修走进男修之地之时,可去兄长房间见上一面,与蓝湛兄长一起写书倒立修行,与蓝焕刚刚谈心论道指导。


今日是各地仙家来云深不自处求学进学之日,想必定很是热闹,可女修当中却没有来此求学的,所与平常无异,你不免有一丝失望,所以你实在好奇,其他仙门的弟子是如何的,于是你与叔父说借着想念兄长,想见见兄长而名去男修之地,顺着说不定可见各仙门弟子风貌。


过几日,你便实施去看了,虽然得到了叔父的同意,但也不可堂而皇之,别人看见引人注目便不好了,你便挑些人少的小路偏路走着,走着走着,你听到了有少年的声音?


这小路竟会有人?

听至声音,你很是好奇,便寻着声音


寻至声音,你看见了,在云深不自处百年仙境,山清水秀,仙雾弥漫的百年树根边上坐着一位与之对比的俊朗的紫衣少年,抱着雪白可爱的兔子,眉间温和带着看似好像很是难得的微笑,夹似一丝温柔的杏眼,和手中的兔子说着话。


虽然不完全听得清楚说着什么,但你看见这么温馨的场景,也被感染的温柔笑起,想着,这公子性子定是温柔可爱的公子。


刚刚这么想着的你。


“啊?!”


你一心看着不远处的紫衣少年,完全没有注意脚下,一时不注意居然踩空了!


“喂!”

你仿佛听到了一位少年的叫声。



之后一阵掉下跌落,想着好像并不高,想应该不那么疼,但是……别说不那么疼了,就连,你的身下却是软软的。

你奇怪的睁了眼,看了看身下竟然是紫色。


这紫色……


难道……


“好痛,我说你,干嘛没事站那么高的地方,也不怕摔残废了。”

你抬头看,四目相对,你对上了了一双极其好看的杏眼,仔细看着,这,这就是……就是自己刚刚看着的紫衣少年!!!



你从小到大,除了父亲,叔父,还有两位哥哥,再多便是偶碰上的同门的弟子们,都是点头之交,最多就是偶上说几句话,就再没接触过任何男性。



更,更,更别说是趴在一个男子的,的,的,胸膛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他开口的那一刻你才反应过来,你瞬间脸爆红的惊慌失措的赶紧从紫衣少年身上爬起来。



“啊?”

紫衣少年反应既是极快的,见人有难瞬间冲过来,可紫衣少年手臂力不似蓝家人的怪力,而且情急之下也想不了那么多,只想着如何救人,便充当了肉垫。



他被冲击的有些眼花,不过有些诧异自己救的人赶紧起身还尖叫的反应太过了。



你:“我,我,我,我……”



紫衣少年:“你结巴什么,摔一下不会摔……等等,你这声音,你是……女生?!”



你脸红的简直可以是红透的苹果一般,低着头不敢看眼前人,使劲但却不能失去礼数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你——”



“多谢公子救我!这,这就送于你当谢礼了!”



于是你头晕脑胀,迷迷糊糊的,不知为何,手慌脚乱头上的重要的什么之物糊涂的解了下来,作为谢礼一般的送出去,你不敢看的脸红低下头向眼前紫色少年递了出去,还没等着眼前少年接下,就立即松了手,逃离了这个面红心跳的地方。



事后你头晕脑胀的竟犯了禁“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一路跑回了女修之地,几个时辰后莫不是同女修朋友提醒,你都不知道你居然糊里糊涂的把蓝家自身最重要的抹额给了那位紫衣少年!



因这件事想起几天都是头晕脑胀,面红耳赤的,就连抄写家规,默读家规都无济于事,莫非……自己是心悦上他了?!


你想起与江澄的第一次见面竟是这样的场景,




——————————十六年后



“晚吟。”

于是,你便唤了一声在坐在你对面挑灯夜认认真真写家族公文的熟悉一抹的紫衣男子。



“……”这位名为晚吟的男子,写公文的手未停,但抬起了眼,你读出眼前人的意思就是“干什么。”



这时你眼前忽然有了画面,那就是刚刚你在想与十六年前的你第一次与遇见的他。



两者相差了十六年,相像,但又不像,相像的是这俊朗的面庞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变太多,只是,变的更成熟,更加威严,更加有了家主风范,不相像的是,他其实不如你第一次见他的那般温柔可爱的印象,而真实则是反之,他出口毒言,一副傲慢自负,拒人千里之外,与你想像的完全反之。



你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对我动心的?”



“!”

江澄怔了,手中公文的笔顿下挺住,估计是完全没想到你突然冷不防的问这种问题,下一刻,江澄与你对视的眼神十分不自然的看向了别处。




“你很闲吗?”

语气看似严肃嘲刺,但却有这不易察觉的波动,灯光灰暗,罩着诺言诺现严俊俏面庞,莫不是你已熟知他多年,旁人是绝对看不出他现在其实,是有些害羞的。




既然与你想像的相至甚远,但你也心甘情愿的把抹额解下赠予他。其实想起来,你现在觉得此人其实和第一印象并没有差,温柔,可爱,没错呀~只是和世间的批判标准不太一样罢了。



你如此想的道:“只是问问嘛,今日家中小辈们有问我呢。”



江澄锐利杏眼眯了眯,有些冷厉怒道:“小辈?哼,肯定又是那些弟子吧,平常叫他们修炼就万般不愿意,倒是在这种事情上面上心的不行!明天我非打断他们的腿!”




“晚吟,是什么时候嘛,我想知道。”

你理所当然的就把后面那慎人的打断腿给无视掉了,因为,他每次都说要打,就没有一次打断过。



“我……你,这很重要吗?!你现在不都已经是莲花坞的女主人了。”

唔……为什么不说你现在不都是你的道侣了呢?连这种话都要迂回一些,江澄真的是太可爱了,有或者说,莲花坞对江澄来说,是最至重位的,把莲花坞女主人的位置给你,对他来说是最重。



“即使如此,那我也想知道晚吟你什么时候心悦于我的。”

你见如此可爱的江澄,心情十分愉悦,也十分期待他的答案,更是直直的盯着江澄看。




江澄见你如此眼神看他,脸红更是极了,又是一扭头傲娇道:“我,我忘了!”




“诶?——”




“你不是还有蓝曦臣交给你的公事没处理吗?!回头你可别又跑来缠着我说不会做!我可不会再帮你了!”





“你我已是夫妻多年,晚吟你为何如此冷漠,莫非,你从没对我动心过?”你开始发动楚楚可怜模式。




“我……”

你这时看见了江澄握笔的手微微颤抖,另一只手也成拳,看上去很是纠结的模样。



你这时就知道,不能再这么硬问了,于是便软下来,许些伤心的楚楚可怜的看着已经脸红的拒绝回答问题的江澄弱弱的叫一声:“晚吟……”



你知道江澄向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如果他真的忘记了他便会面不改色的说“这么久的事情我早忘了。”而他却脸红别扭傲娇的,那就说明他肯定记得,就是因害羞而不肯说,你要是软下来磨磨他,他就会说出口了。没有一顿磨是磨不下来的,有的话,就是两磨。


这是你与他相处多年得到的经验。



“是,是第一次……你……”

他最终也是松了口,打算说出来。



“嗯?”

你一听有戏,就把头偏了过去,一个字也不打算放过。


随后,讨论了个爽???


【魔道祖师乙女】约会的那点小事《一》(蓝忘机篇)

拆忘羡预警!!!
严重occ!
喷或指正的话!请温柔!ヾ( ̄▽ ̄)Bye~Bye~

————————————————————

蓝忘机

约会约定周日的十二点中午见面。

吃午饭,散散步,看电影,逛逛街

一切都和普通情侣无异,按部就班的来。

可是,每次就到了逛街买衣服的时候。

“这件不行。”

“这件也不行。”

“不行。”

你挑的衣服,他从来都不喜欢,看他一脸严肃皱眉的样子,你也不得不不舍得把衣服放回去

当然你也是知道,蓝忘机不喜欢的理由,

并不是他小气不给买,相反,你向来想要什么,他从不吝啬,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可唯独在衣服服装上面,他万般不迁就。

你与蓝忘机谈恋爱之前,你的服装都是随便休闲的,但对打扮并没有什么研究,时下流行什么便穿什么,短裙短裤呀,露肩衣呀,一到夏天这些都是大街满地都是,明明你挑的都是特别普通的夏季衣服。

可看蓝忘机眼里就是“不知羞耻”?

一脸黑人问号???

毕竟你也是喜欢他喜欢的紧,他既然不喜欢这么穿,你便把衣柜里的那些所谓“不知羞耻”的衣服一脸心疼的全部丢进了捐衣箱,

之后与他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穿过这些。

如今现在看着这些衣服,心里不禁心痒痒,你这如花似玉的姑娘不穿这个,难道要到老了再穿嘛?!

你心里作恶开始冥响,第一次选了自己从来都不敢尝试的纯白吊带露背的连衣短裙。拿了一件白长衬衫,得他同意以后,趁蓝忘机不注意,偷偷换成你想试的衣服。

换衣服时,心里暗暗想着蓝忘机的反应,越想越开心哈哈。

“当当~怎么样?忘机!”

蓝忘机看见你的衣装与我开始选择进试衣师的那件完全不一样,显然蓝忘机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副惊艳的画面,实实的被吓到了。

你早料到了蓝忘机一副惊讶的表情,而且也想看看自己第一次挑战这种性感的衣服,上身是怎么样的,并太没注意蓝忘机的情绪。

“意外的不错嘛!”你不禁心想到,看见上身效果不错,便开心的对着镜子左转转右转转,真的是怎么看怎么满意。

“小姐的身材真好,这套衣服很适合小姐你呢!”身边的导购员赶紧夸奖夸奖。

“诶嘿嘿~”你也是开心的很。

随即你的手腕一紧,突然被拉走,拉走你的不是别人,就是蓝忘机,有些粗暴拉倒了试衣间,他立刻拉上了窗帘。仿佛是不想让你把这副样子给任何人看赶紧给遮挡藏起来。

你有些惊讶的看着蓝忘机,没想到他反应居然这么大,眉头紧锁,眼中似是有点生气的样子。

“换掉!”

“这身衣服难道不好看吗?”

蓝忘机听闻又低头看了一眼,便立即把脸扭开。

“不……不好看!”

蓝忘机一时间眼睛不知在哪的移开眼睛,一撇头,你便看见了蓝忘机已经红透了的耳朵。

你一瞬间突然想通了,蓝忘机为什么不喜欢你穿成这样的原因,心里不禁一喜!

“噗哈哈~胡说,你明明也很喜欢这一套的~”

“不喜欢!换掉!”

原来——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嘛!明明你也觉得好看的。”

“不知……”

这个家伙——

“不准说什么不知羞耻!满大街的女生都是这样的!也没见你对他们脸红呀!”

“没有!”

是——

“反正你今天不说一个理由,我今天就穿这个出去了!”

“……露太多了。太引人注目。”

吃醋呀~

“哈哈哈哈,我家蓝哥哥原来不是不喜欢我穿这样的衣服,而是不喜欢别人盯着我看呀~”

“……是”

这次他没有移开眼神,实实的对上我的眼睛,认真无比。
一直处于调戏他的你,突然对上他如此认真的眼神,不禁的惊讶了一下,心脏狠狠的被他这样的眼神很很跳动了一下。

想起,你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你也是被他认真的眼神这种所吸引,想必,那就是一件钟情吧

不过,此时此地,他的那谈色认真的眼神里,只有你。

“噗!”你不禁的被他逗笑了,心情大好的狠狠的吻了下他的嘴唇。

“我家蓝哥哥怎么这么可爱呢!”

———————————可爱的划分后续—————————————





“不过这衣服我喜欢,我还是想买回家!”

“不行,换掉。”

“我不嘛~我就喜欢这套衣服。”

“不行!”

“跟你在一起后我就没穿过短裤露肩了。”

“……不行。”

“忘机~蓝湛~我的好哥哥~你就让我买这一套吧~”

“……”

你实在没法的开始对着蓝忘机的撒娇。

蓝忘机也抵不过你的撒娇耍赖,一层一层的抵抗被你软开了,当然,就只剩下答应啦w

不过这个答应,是他最后的底线。

“只……只准在家穿。”

“哈哈~只穿给我家的蓝哥哥看~”

《天天♂》
《感觉在家穿这个有点危险呢。》《论又几天下不了床。》

【魔道祖师乙女】魔道吃鸡!

第一次写魔道乙女啊啊啊啊

魔道全员如果有手机打游戏吃鸡的话!!

小学生水准!严重ooc!

不足请指正!轻喷哈!(〃◕ˇ㉨ˇ◕〃)!



魏无羡

“小娘子,你想跳哪呀,我可是想跳小娘子的心里喔~”

“小娘子!这个人的装备好多!快来捡快来捡!”

“小娘子小娘子!我捡到98K啦,接下来看你郎君我带你飞~”

“小娘子别怕别怕!他们已经被我打成盒了!我这就来扶你!”

“哈哈哈哈我们吃鸡啦!小娘子快夸我!你家小郎君厉不厉害呀~”

『那~给这么厉害的小郎君,一点小奖♂励好不好呀~』

『(⁄⁄⁄⁄⁄⁄)』




蓝忘机

“小心。”

“别动。”

“北方35.”

“死了。”

“你躲这里。”

“你缺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活着。”

『啊啊啊啊啊~忘机你太帅了!!』   

『……(耳朵红)』『天♂天。』


温宁

“姑,姑娘……这,这个给你”(三级甲)

“姑,姑娘,这个,这个给你”(医疗用品)

“姑娘,(各种好装备)要吗?”

“诶?!不,不用的,我,我不用的,姑娘留着自己用就好。”

“姑,姑娘,你快跑!我,我帮你架枪。”

“没,没事的,姑,姑娘不必自责,只要姑娘开心,温宁就开心。”

『啊啊啊啊啊温宁小天使我要被你暖化了!!!』

『诶诶诶?!(脸爆红)』



江澄

“不要跳人多的地方,你就跟随我就好了。”

“你过来。这里有(枪名),你这个枪后坐力太大了,不好压枪,你用这个。”

“你不要乱跑!离我这么远是想干什么?!等会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可不跑去救你!”

“什么?!谁打死的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哼,敢打我的人。好了,报完仇了,我们重新开一局,这次你可别再乱跑了”

“要不是看你玩这个游戏入迷,我才不会陪你玩这个弱智游戏。”

『诶嘿嘿~』

『你,你傻笑什么?!这是什么傻表情?!不准这么看着我!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反应过来,脸炸红)



金凌

“东北方向!东北!不是西北!”

“你怎么这么蠢啊!丢个手雷都能把自己炸死!”

“敌人就在你面前了!你怎么都没有看见!你是瞎了吗?!”

“好,好啦,你其实没有那么蠢,别伤心了。”

“大不了我,我陪你多打几盘练练技术!”

“那,那些骂你的话都,都是无心的!我再也不骂了!”

“谁说我嫌弃你了?!我没有嫌弃你!一点都不嫌弃!我怎么可能嫌弃你!”

『啊,我,我——!(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话)』

『噗,脸红的可以煎鸡蛋了~』




聂怀桑

“听说最近姑娘迷上这个游戏,在下也想一试,姑娘是否可以教教我呢?”

“姑娘,如果这场比赛要是赢了的话,姑娘昨天说的那句话…还算数吗?”

“就是昨天我路过姑娘所住住处,见姑娘与仆人打游戏时说的,那句"如果有人让我吃鸡的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啊"的那句话。”

“先不说我的技术啦!姑,姑娘先说算不算数吧。”

“好,那姑娘就是答应了了。”

“姑娘,为何赢了不是开心而是这么惊讶的表情,这场比赛可是姑娘赢了可都是姑娘击败的喔。”

“那,那个……明日就是花灯节了,我,我想和姑娘一起去。”

『好,好呀(害羞),不过……我怎么感觉被你套路了呢?』

『套路?什么是套路?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